您当前位置:湖南经济新闻网 > 商业 > 正文
更多

命运的“棘轮”

2021-08-27 17:08:35 来源: 互联网阅读:1158

命运的“棘轮”2013年,《华尔街之狼》大火,人性的欲望与商业的逻辑交织,荒诞却又无比真实。它用最赤裸的方式告知人们

2013年,《华尔街之狼》大火,人性的欲望与商业的逻辑交织,荒诞却又无比真实。它用最赤裸的方式告知人们,赚钱最容易的方法就是制造出那些人人想要的东西,去给予与创造价值,钱就会滚滚而来。

“new money”来了

那个纸醉金迷的华尔街与现在人生皆可速成的时代有着某种充满戏剧性的相似。“黑天鹅”、“灰犀牛”相互冲撞,凡事讲求效率,时代造就出最美的神话莫过于创立一家公司,用半年时间便让它估值百亿,而这远远超出了那些为时代“唱挽歌的人”的想象……

或许,直到如今,在许多人眼中,造车依然是件“神圣”的事,它的背后需要无数个日日夜夜去铺垫积累,核心技术、制造体系、品牌打造、供应链整合……这条产业巨轮上的每一颗螺丝,每一个铆钉都焕发着时间沉淀的力量。

资本市场,宁德时代,新能源车,特斯拉

从生产到销售再到服务,百年来,“old money”们不断创新,构建出完善的体系与标准,他们愿意相信,岁月凝练的品牌与雄厚制造能力才是产业的立根之本。他们更愿意相信,一群在互联网蜜罐中成长起来的“new money”无法在这短短的时间内踏足产业之巅。

可资本不会这么想,它天性逐新。熊彼得主义经济学家坚定的认为,技术的积累与突破要靠颠覆式创新,资本市场却有着更简单的逻辑—追逐趋势与风口。

2021年1月末的一个晚上,恒大成了朋友圈的主角。凭借盘中一度暴涨65%的傲人战绩,恒大汽车以3998亿港元的总市值,超越上汽、长城等一众老牌车企成为中国第二大汽车企业。

纵向看,恒大汽车的市值已经接近两个母公司中国恒大,横向看,一辆车都没造出来的它已经将年销560万辆的上汽甩在身后。恒大汽车自导自演出一部资本市场的魔幻现实主义大戏,资本市场再次拜服于奔涌而至的新能源未来之下。

“我们有什么?我们有钱!”3月底,小米在无数次撩拨市场之后终于下场,“雷布斯”化身“雷斯克”简单粗暴地讲述着小米造车的资本优势,而小米长期积累的用户、智能化技术以及生态链打造等独有优势则更让许多人在大呼“太感动了”之际,纷纷憧憬起小米汽车的美好前景。

资本市场,宁德时代,新能源车,特斯拉

从间接投资者变为直接参与者,从一条赛道转换到另一条赛道,雷军太了解其中的狂热与凶险,但也无法抵御其中的诱惑与希望。事实上,早在2月中旬,小米确定造车的新闻冲上热搜后,小米股价便开始直线拉升,一度上涨超过10%,截至收盘小米市值暴涨450亿元,一改此前因制裁而导致的低迷。或许,正是如此,雷军才更加坚定地赌上所有的积累与荣誉,躬身入局。他有资本,而且将来还会有更多的资本。

7月22日晚,毕福康开着还未量产的FF91,带着贾跃亭向纳斯达克进发。在FF上市敲钟现场,贾跃亭以FF高管CPUO身份出现,他用短短20分钟的“贾式”演讲再次描绘出不断延展的互联网造车给整个汽车行业带来的无限想象空间。价值链共创、超级汽车机器人、第三互联网生活空间、未来主义者联盟、塔尖市场……贾跃亭用他擅长的方式解读着波折不断的FF。

资本市场,宁德时代,新能源车,特斯拉

资本市场也似乎在贾跃亭的价值与概念输出中将FF资金链断裂、股权争夺、高管离职、公司濒临破产的过往抛诸脑后,FF当天开盘价为16.84美元/股,涨幅22.21%,总市值超50亿美元。“最少市值100亿”“2块钱错过蔚来,不能再错过FF”的议论之声也是此起彼伏,仿佛回到了最初的模样。

“棘轮”飞转

“我在过去一个月反复跟同事们讨论,跟华尔街的老同事讨论,高盛、摩根士丹利,还有一些投资人讨论,怎么看待估值?我们完全看不懂。” 在华尔街工作几十年的汉德工业促进资本主席蔡洪平怎么也看不懂眼前这幅完全不符合常理的投资现状。

一辆车未造便受追捧的恒大与FF,常年游走在亏损之中的“蔚小理”,接踵而至的跨界巨头,原本的投资视角被不断翻转,资本市场并不在意盈利,甚至不在意有没有产品,他们在意的只有无可争议的未来。

这是困于过往的传统车企无法想象的场景,在它们的眼中,传统制造业是线性发展的,企业发展过程中的一笔一划都会映射在投资市场之中,盈利情况更是直接关系到投资反应,并反作用于企业的投入力度以及市场节奏。

可在新势力造车价值投资的背后是更复杂、更多维的评估标准。在义无反顾地电动化转型大方向下,它们正跳出传统车企的框架和束缚,开始打造新的经营与盈利模式,电池、服务、自动驾驶,每一项令人热血澎湃的外延都潜藏着巨大成长性与革命性。

资本市场,宁德时代,新能源车,特斯拉

以电池产业为例,过去一年来,从下游的整车,再到中游的电池、隔膜等,资金持续涌入,典型代表便是目前宁德时代市值已经达到1.2万亿左右。

有人曾做过测算,以2025年为基准,全球锂电需求1000GW,对应全球2000万辆新能源车假设未来宁德时代获得30%~40%的全球市占率,单价现在0.8-0.9元/W,那时可能降低到0.5-0.55元/W,那就相当于2400亿元的收入,再加上储能的收入,大致推算为3000亿元,以10%的净利润计算,差不多300亿元的利润。因此,以目前1.2万亿元的市值来算,哪怕是给40倍估值也是2025年的事。

可如今宁德时代恐怖的估值恰恰反应出其在上游的控制能力、横向的发展能力、生态系统的打造能力的优势。在投资者看来,宁德时代提供的不光是一个电池产品,而是对整个生态系统的控制。

传统的核心竞争能力被新势力所展现的“创造性毁灭”能力所替代。于是,资本市场更加相信新造车的科技属性,在想象力和资金的博弈之下,给予其指数级的发展与投资期待。

资本市场,宁德时代,新能源车,特斯拉

这种企业规模飞速扩张伴随着巨额亏损与机构估值暴增就是资本市场的秘密,一种“棘轮效应”,一种不断向前难以停止的惯性。扩张与前行的棘轮,就像产业与企业发展的宿命,轮回不断。

“反者道之动,弱者道之用”

如王兴所说“唯有投资,亦即人均资本存量的提升,才有可能扩张该经济体的生产可能性边界”,所以可以看到,他治下的美团便不断增持理想,C轮1500万美团、D轮5亿美元、以基石投资者身份认购3亿美元,成为理想第二大股东。

王兴的赌注确实带来了实实在在又意想不到的价值。在2020年的美团财报中,美团全年盈利43亿元,同比增61.6%,收入端则首次破千亿。在第三季度财报发布时,美团的经营溢利由2019年第三季度的人民币14亿元增加至人民币67亿元,其中便包括投资理想汽车收益的58亿元,这已经远远超过了其主营的外卖业务。如今,随着理想登陆港股,王兴与美团势必踌躇满志。

事实上,当拜腾、博郡、奇点等一批车企逐步被丢入故纸堆后,新造车势力正在逐渐进入到一个更加有序和激烈的下一阶段。在完成产业资源聚集后,那些原本市场的投机者所营造的产业泡沫也被一点点挤出。资本市场在渡过一个冷峻的2019年后,更加清晰的行业格局造就出一个更加聚焦与理性的2020。

资本市场,宁德时代,新能源车,特斯拉

据公开资料显示,2020年,7家造车新势力获得了超180亿美元融资,是2019年的三倍还多。新势力造车在一场疫情中,跨过了混沌时期,也就在此时华为、小米、百度跑步进场,一时之间互联网巨头们再次演绎“群雄争霸”,“谁不造车”反倒成了热议的话题。

当然,即便其中有腾讯、阿里、京东等人并未宣布造车,可造车的狂欢中处处都是他们的身影。腾讯至少参与蔚来7轮融资,参投金额超过6.3亿美元;阿里也重仓小鹏持续增持,持股比例达到19%,相比之下,美团已经落了个后手了。

从资本格局来看,新造车势力的未来,在很大程度上已经被提前“剧透”。当新能源的窗口期加速缩短,行业头部势力基本杀出,资本市场也将转入更加冷静的思考时期。

从短期来看,这意味着再难横空出世的新造车企业,因为其将难以获得强大的资金支持。反而那些沉屙淤久的观念和守旧惯性,被举重若轻的一一破解,这个演变过程本身便是中国传统车企奋起反击的关键节点。反者道之动,弱者道之用,于是,传统车企不再传统,新造车势力也不再颠覆。

在李书福发表的《对未来世界和汽车发展的六个洞见》中提到“企业必须要有自我否定的勇气,自我超越的能力,不断提升科技自由探索、产业跨界融合的水平。”

资本市场,宁德时代,新能源车,特斯拉

因此,极氪、智己、岚图、沙龙等自主品牌以及大众、奔驰、宝马等传统豪强都开始将产业过往的光影折叠,或许它们在改革的浪潮中曾经有过迷茫与彷徨,但在如今的市场变革中,依托背后的强大资本实力,他们有理由展现出应对冲击的自信。

从长期来看,格局大势奠定之后资本市场一定会回归理性,新能源汽车市场的估值泡沫终究会破灭,造车新势力估值基础仍将回到传统的利润之上。近期,特斯拉Q2季度的优质财报导致市值拉升便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

而传统品牌没有资本的困扰,在此新能源征程中势必全力激发穿越这个风起云涌的大时代最重要的因素--创新能力,这种创新不光是技术的创新,亦是思维模式、管理发展模式的创新。

正如尼葛洛庞蒂曾说:“预测未来的最好办法就是把它创造出来。”

推荐阅读:

相关阅读 read

相关图库hot

热点排行

精彩图文